张维琪:危机笼罩下的巴西
 
发布时间: 2015-12-18 浏览次数: 588

2015年已近尾声,我们不妨把视线转到地球的另一端,回顾一下今年以来巴西这个国家所经历的一系列重大事件。

巴西资源丰富,国土面积排名世界第五,又属于新兴经济体,是拉丁美洲地区最大的国家,潜力无限。但是,仿佛是一夜之间,这个国家很多以前受到普遍赞扬的事务都被彻底颠倒过来:原本运行良好的经济正经历着衰退,各类经济指数一路下滑,何时能够恢复正常增长难以预测;好不容易获得的主权债务评级遭受一年两降,即将完全跌出投资级的最低门槛;两三年前还曾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世界银行赞誉的就业、教育、社保计划都成了广受批评的目标。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完全翻转的变化?同时,这一系列经济问题还伴随民众集会游行要求弹劾现任总统、石油腐败丑闻、行政机关与立法机关之间难以达成共识等等。这纷乱异常的局面会给巴西造成多大影响?普通巴西人生活是否会有变化?这样的情形是否还会在未来一段时间持续下去?鉴于2015年的巴西国内局势变得扑朔迷离,有必要对此情况进行梳理和解读。

先看经济和社会层面。2015年可能是巴西受经济危机影响最大的一年,各类经济指数均在下降,并有进一步下行的趋势。各类经济问题爆发的同时,失业率上升、生活水平下降等情况也接踵而来。

受世界经济危机的持续影响,巴西GDP增长乏力,2013、2014年的增长率分别为2.7%和0.1%,预计2015年将出现1.9%左右的负增长。巴西的世界经济排名也呈不断下降趋势:从2011年的世界第六逐步下跌到2014年的世界第八。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造成巴西的原材料采购需求下降,使得当前巴西原材料出口萎缩。另一方面,巴西的财政也经历着巨大的考验。两项国际重大体育赛事,即2014年世界杯和即将举办的2016年奥运会,还有诸如“我的家,我的生活”、学生助学融资计划等一系列巴西政府推行的福利措施,都需要大量资金作为后盾。这样,巴西政府只得推行赤字财政来确保这些计划顺利实施,而实际为此买单的却是普通大众,尤以中产阶级为甚。

在经济发展前景黯淡的情况下,巴西也面临金融投资方面的困境。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纷纷调低巴西的主权信用评级。标准普尔公司在年初时虽然保持了对巴西的BBB-评级,到9月还是把巴西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BB+,也就是俗称的垃圾级。另外两家评级机构穆迪和惠誉公司虽然还让巴西继续保持原有投资级别,但未来不容乐观。世界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如果全面下调对巴西的评级,将使这个国家难以获得国际投资资本的青睐,再要拿到投资的代价将会十分高昂。

经济增长乏力影响到民生状况。巴西地理统计局(IBGE)是官方统计机构。据该机构测算,2014年5月至2015年5月期间,巴西的通货膨胀率为8.2%,但实际上巴西超市里出售的日用品涨价的幅度却远远超出通货膨胀的速度:例如,上述期间的12个月里面,一盒10只的鸡蛋涨价幅度在23%,5公斤袋装大米的涨幅在22%。生活服务类产品涨价情形也很严重:电费涨幅60%,医疗保险涨幅10%。经济萧条和失业率的上升使得人们的收入水平下调了3%。总之,与巴西人日常生活相关的东西几乎都在涨价,唯独工资不涨反跌。这引起了人们心中对财政政策的不满,进而产生了对政治情况的不满,这也是今年巴西各种大规模示威活动频发的原因。

今年年初,巴西货币雷亚尔对美元的汇率为2.6:1,到年中已到3.18:1,预期到年底时将会超过4:1。最近四年里,雷亚尔兑换美元下跌了近60%。巴西的《阅读》杂志曾特地制作了“汉堡指数”,用来描述巴西当前通货膨胀以及美元升值对巴西人生活构成的影响:2011年7月,100元雷亚尔在巴西可以买10.5个麦当劳巨无霸汉堡,兑成美元在美国则可以买16个;到了2015年8月,100元雷亚尔在巴西只能买7.5个巨无霸,换成美元在美国就只能买5.5个了。

生活状况的巨大变动令不少巴西人走上街头游行抗议,既表达对生活现状的不满,也表示出对现行经济政策的失望。然而,更多的人则选择了平静地接受现实:以前习惯大手大脚买新衣服的,现在就每次少买几件,以往喜欢每星期去看电影的,现在就改成每月去一次;原本要出国旅游的,现在改成国内游。总之,民众一改经济繁荣时的消费习惯,开始逐渐适应紧巴巴地过日子。

随着经济的下行,巴西国内政治方面也出现了危机。各党派间分歧大、争端多,使得巴西政局不稳,进一步加重了经济上面临的困境。

去年的总统大选可以说是开启了巴西国内政治危机的最大源头:劳工党候选人迪尔玛·罗塞夫仅以多出3.1%的微弱优势赢得第二轮选举,相比竞选对手、来自巴西社会民主党的阿埃西奥·内维斯仅多出340万张选票。如此接近的选举结果直接显示出巴西选民对自身生存状况的不满。执政的劳工党在民众中的支持率开始下降,同时也使得各政党之间的对话空间缩小。

提到巴西的政党,不妨看一下巴西的国会。巴西国会是立法机关,采取参议院与众议院的两院制结构,其中,众议院作为广纳民意的机构,由民众代表组成,拥有诸如批准、修订及废除各项法律、中止行政机关的作为等职能。巴西众议院共有513个议员席位,根据每个州的人口数量确定议员人数。目前,众议院占席位最多的三个党派依次是:巴西民主运动党(PMDB)、劳工党(PT)以及巴西社会民主党(PSDB)。2015年2月,巴西民主运动党的爱杜华多·库尼亚成为众议院议长。

作为众议院中最大的反对党,巴西社会民主党以施政失败为由,试图提议启动程序,弹劾现任总统迪尔玛。然而,巴西民主运动党作为众议院第二大党派,其大部分议员,包括同为该党党员的副总统米歇尔·特梅尔都清楚预见到弹劾会造成的一系列问题:在重重危机影响下,即使弹劾现任总统成功,副总统上位以后究竟能有多大作为,并最终是否符合自身党派利益,都是疑问。因此,弹劾问题始终悬而未决,没有下文。

最后可以说的是腐败问题。腐败在巴西原本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今年出现的情况却是让巴西的政治危机转向信任危机的根源。有证据显示,巴西的立法、行政两大权力机关高层都卷入到巴西石油公司的腐败案,这让民众对巴西的政局失望透顶,造成了空前的信任危机。据巴西数据调研机构统计,迪尔玛总统的满意率从2014年10月的42%一路下滑到2015年8月的8%,这一数据要比科洛尔总统(1992年遭弹劾下台)遭弹劾前的满意率还要低。再加上反对党造势、民众对生存状况不满等情况,巴西的政治危机被进一步催化了。

众议院议长爱杜华多·库尼亚近期也备受关注。在有证据表明他参与巴西石油公司贪腐的情况下,库尼亚起初极力予以否认,同时公开表明自己与政府决裂,成为反对党。但是,在瑞士银行拥有百万存款并且曾有过动用痕迹的事实证据,让一度支持库尼亚的反对党大跌眼镜。库尼亚甚至已被众议院之内的民主运动党和社会民主党抛弃,成为彻底的孤立无援者。在接受道德委员会调查之后,库尼亚近日突然宣布在众议院内启动对迪尔玛总统的弹劾程序。

对2015年的巴西来说,“危机”一词所涵盖的意义变得丰富起来,不但指经济危机,还兼指政治危机、信任危机。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巴西政局是否会发生惊人的变化?面临突如其来的情况,众议院内各党派是否会重新分化组合也未可知,但相信很快就会有一个结果。无论巴西将以何种方式度过这场危机,快速恢复稳定的政治局面将是必不可少的首要目标。而要达成这一目标,不仅需要权力机关间的通力合作、政党间的妥协,更需要营造一种廉洁透明、高效运作的环境,让巴西重新回到发展的道路之上。

来源:《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2015年12月15日